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多发 如何构建未成年人保护网?

隆昌电视新闻网 王霜 2019-10-09 09:03:42
浏览

  导读:近两年来,针对(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多发的现状,上海、广州、成都等地相继出台相关制度,建立(性)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信息库,限制有相关违法犯罪前科的人员从事与未成年人有关的工作,获得社会广泛好评。为了更好地发挥这一机制的正向价值,建立和使用这些数据库时应注意哪些问题?防止未成年人遭受侵害还需做好哪些工作?本期“声音版”邀请相关学者、法官与读者一道进行探讨,敬请关注。

  稳步推进建立全国性侵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信息库

  □ 苑宁宁

  由于性侵害犯罪的再犯率较高,预防有性犯罪前科的人再次实施,特别是针对自我防护意识和能力相对较弱的未成年人的性侵害,已经成为世界普遍关注的敏感问题。从实践中的相关探索来看,目前国际上主要是从两个方面进行防范:一个是剥夺性侵者再犯的能力,比如化学阉割、适用死刑;另一个是剥夺或者降低其再犯的机会,比如一些国家建立了性侵害犯罪人员信息系统,将有性侵害犯罪前科人员的信息整合为一个数据库,并设计不同级别,配备不同的功能,包括登记报告、电子追踪、社区通知、信息查询、披露公开等。虽然个别国家相关系统配备的披露公开功能(即完全向社会公开一些有性犯罪前科人员的信息,任何人都可以获取其姓名、照片、住址等信息)的合法性、有效性受到质疑,但建立性侵害犯罪人员信息系统已经成为共识和趋势,只是如何使用这一系统应当做到更加科学合理、合法有效,从而发挥其应有的、预期的防范效用。

  我国刑法规定了从业禁止、禁止令等制度,相关行业性法律法规、规范性文件也有关于从业资格的限制性规定,但由于缺乏相关配套措施,普遍存在操作性不足、强制性不够、系统性欠缺等诸多机制层面的瓶颈问题,无法有效预防犯罪。近些年来,为预防性侵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人员再犯,最大程度保护未成年人免受性侵,我国上海、贵州、浙江宁波、广东广州、四川成都等一些地方做了相关探索。总结来看,上述地方探索的差异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收录的信息数据范围不同。有的限于性侵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记录,比如实施强奸、猥亵儿童的犯罪记录,实施猥亵或者引诱、容留、介绍未成年人卖淫等违法记录等。有的则将范围进一步扩大,除了纳入性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记录外,还纳入了诸如家庭暴力和监护侵害违法犯罪记录,利用职业便利或者违背职业要求的特定义务,实施的侵害未成年人人身权利的违法犯罪记录,以及其他再犯可能性较高、对未成年人身心安全威胁较大的违法犯罪记录等。

  二是配备的功能有所差异。从实践来看,这些地方探索具有的一个普遍功能就是信息查询,建立从业限制和禁止制度。即对未成年人负有教育、培训、看护等特殊职责的单位和其他密切接触未成年人的单位在招录工作人员时,应当在系统中对拟录用人员进行查询,如发现有相关记录,不得录用。此外,个别地方设置了信息公开功能。即对有相关违法犯罪记录的人员,在其服刑结束后或者假释、缓刑期间,通过门户网站、微信公众号、微博等渠道对其个人信息进行公开,方便公众随时查询,警示犯罪,预防未成年人受到性侵害。

  三是信息数据库的运行机制不同。有的是检察机关推动并主导运行,有的是由法院推动并维护运行。就信息查询而言,有的建立了协作机制,开放端口和权限给政府相关部门进行查询,有的是用人单位直接向检察机关或者法院提出申请,由检察机关或者法院查询后反馈查询结果。尽管存在这些差异,但这些地方探索取得的积极效果、积累的经验和面临的问题都为建立全国性的信息系统提供了实践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