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山关,而今迈步从头越(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

隆昌电视新闻网 王波 2019-07-12 05:59:44
浏览

娄山关,而今迈步从头越(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

 
 

  “看!我哥哥肖开模就是从那里带着一支红军队伍上山,包抄驻守山上的敌人。”肖开基指着远处山峰上一条若隐若现的小路。今年81岁的肖开基在贵州遵义娄山关红军战斗遗址当了25年的义务讲解员。虽然因年事已高告别挚爱的岗位,老人仍会时不时前往娄山关,遇到参观的游客,他也会主动为大家讲解。

  “那是红军当年埋子弹的地方”“这是当年修筑的战壕”……肖开基参与了当年战斗遗址的挖掘。厚厚的植被覆盖下,找到那场激战的痕迹并不容易,地势的险要却一览无余。娄山关(见图,娄山关摩崖石刻。本报记者张珊珊摄),四周群峰耸立,地势陡峭,中间两座山峰相连,形成一道狭窄的隘口。关口东侧是悬崖绝壁,西侧是崇山峻岭,真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1935年2月,中央红军在扎西休整期间,敌军很快从南北两面逼近,为摆脱敌军,毛泽东指挥红军迅速转兵东进。1935年2月18日至21日,红军主力二渡赤水,进军遵义。能否顺利攻下遵义与桐梓交界处的娄山关隘,关系整个红军的命运。

  25日,中央红军红三军团先头部队第十三团冒着敌人枪林弹雨,首先控制了制高点——点金山。然而,敌人猛烈反扑,两军对峙不下。在彭德怀、杨尚昆的指挥下,红一、红三军团以一部兵力从正面牵制敌人,集中主力分别从两翼向敌人后方迂回,歼敌一部,余敌仓皇南逃。“两翼包抄,绕道迂回,白刃拼杀,可谓出奇制胜。”遵义市长征学会副会长雷光仁说。经过浴血奋战,红军夺下娄山关。“娄山关战斗是红军长征以来打的第一个大胜仗,娄山关战斗与遵义战役的胜利,粉碎了敌人围堵红军的企图,检验了遵义会议确立的路线的正确性。”雷光仁说。

  战斗结束后,毛泽东即兴填词《忆秦娥·娄山关》:“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词中洋溢的不畏艰难险阻的革命乐观主义情怀至今鼓舞人心。

  “独腿将军”钟赤兵,是肖开基最常讲的故事。在激烈的争夺战中,十二团政委钟赤兵的右小腿被敌人子弹击中,血如泉涌,他不顾伤口继续指挥战斗。由于伤情恶化,必须进行截肢手术。然而手术条件简陋,钟赤兵伤口两次感染,半个月时间里,三次截肢,最后将整条右腿切除。部队希望钟赤兵留在当地养伤,钟赤兵却坚持继续长征,爬雪山,过草地,硬是咬着牙拄着拐拖着一条腿走到了陕北。

  “钟将军为什么能有这么顽强的意志?这源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钢铁般的信念,源于具有坚定共产主义理想的共产党员的崇高精神!”肖开基说。

  娄山关山脚下的娄山关红军小学是全国第一所红军小学,今年读四年级的张霓是一位小小红色文化宣讲员,“我们现在的好生活是红军用生命换来的,要懂得感恩,我要把红军精神告诉更多的人。”小姑娘的声音稚嫩却坚定。

  在风雨如磐的长征路上,崇高坚定的理想信念,激励和指引着红军越过一个个“娄山关”,不畏艰险,一路向前。


  《 人民日报 》( 2019年07月12日 04 版)

(责编:岳弘彬)